法艾伊的城鎮

關於部落格
法艾伊的城鎮裡充滿的是施愛者慈愛的恩典
所以........法艾伊的城鎮就是「希望之城」。
  • 219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母親的眼淚。

===========================母親的眼淚========================== 前言:    在煙花巷出賣肉體的曉雲己經好長的一段時間沒有人的光顧,而她的名牌也從煙花店門口的花名坊被拿了下來,彷彿是告訴她,她不再是紅牌,或著,她已經被煙花巷中的姐妹競爭洮汰了。只是,以身體的出賣為其經濟來源的曉雲卻不願就這樣放棄這個她唯一的生存之道,她依然的坐在煙花店的門口等待著恩客的光顧,她等啊...等啊...,曉雲不斷的看見來來往往的客人往煙花店裡走,但是卻沒有一人是找上她的,她的心中不免開始一陣酸湧入,因為她知道她那剛出生沒多久的小兒子又要跟她一起餓肚子了。漸漸的,曉雲工作的時間也快到了,今天的她還是沒有任何一位恩客,她抬頭望著天空,眼淚也開始潰堤,彷彿是跟上帝爭論她的命運,只是,上帝也彷彿也成為了啞吧,於是曉雲不再爭論,她拭去了她的眼淚,也收拾起自己的東西準備回家,因為她的小兒子正在等著她....................... 第一幕 依靠     曉雲:媒媽媽,我是曉雲,可不可以幫我開開門,我來接我的孩子雅比斯了! 媒媽媽:哦!是曉雲喔!好好,我現在就來開門,妳等一會兒啊! 於是媒媽媽抱起正在睡夢中的雅比斯,就往家門口走去,她開了門對曉雲笑了笑,並將雅比斯交給曉雲。 媒媽媽:曉雲啊!今天雅比斯很乖,他都不哭鬧,帶他很輕鬆呢。 曉雲:是喔!希望今晚的夜裡,他也能如此不哭鬧,這樣我才可以好好的睡上    一覺。 媒媽媽:我想應該是可以,因為他真的不會隨便哭鬧的,除非他肚子餓了。 曉雲:肚子餓..,好,我知道了。(曉雲有點虧欠的語氣說著) 曉雲:媒媽媽,今天的保姆費可不可以下次再給妳啊! 媒媽媽:保姆費喔!當然可以啊!曉雲啊,我們那麼熟了,什麼時候給都可以     啦,倒是妳,那個工作不要再做了,如果妳有什麼困難,可以跟我說     ,我們來替妳想辦法。 曉雲:媒媽媽,我會考慮啦!最近我的生意也不是很好,如果真有一個工作可    以養活我及雅比斯,我也會換啊,只是我從小到大在煙花巷中長大,我     什麼都不會,我能做什麼呢?媒媽媽妳的生活狀況也不是很好,我想一    直麻煩妳也不是很好。 媒媽媽:唉...曉雲,妳就是這麼貼心,好啦,就按照妳所想的去做啦,不     過,妳如果真的有困難,一定要跟我說喔! 曉雲:媒媽媽,我會的!好了,時間也很晚了,我先帶著雅比斯回家,媒媽媽    謝謝妳。 媒媽媽:好吧!那我就不送妳了喔! 曉雲:沒關係,那我走了,再見! 媒媽媽:再見! 就這樣,曉雲從媒媽媽的家接回了雅比斯,她緊緊的抱著雅比斯,因為她深怕可怕的寒風會傷害她的雅比斯。曉雲一步步的走向回家的路,而口中也輕吟著搖籃曲,不知不覺的-家到了,曉雲輕輕的開著門,並走進她的房間裡,她輕輕的放下雅比斯,也換了一套衣服,就輕躺在雅比斯的旁邊,輕聲的對雅比斯說話................................ 曉雲:雅比斯,我的小兒子啊!今天媽媽好可憐喔!都沒有一個客人光顧我喔    !你呀,可憐成為我的兒子,媽媽都無法給你一個好的生活,有的時候     還要陪媽媽一起餓肚子。不過,雖然今天還是沒有收入,因為媽媽又看    見你了,媽媽的心情就好多了,你好像是媽媽的天使喔!可以帶給我快    樂,也可以帶給我安慰。雅比斯,說好了喔!以後你長大不可以不理媽     媽喔!因為你是媽媽唯一的依靠,如果你不理媽媽,媽媽可能會難過的    死掉呢!所以你不可以不理媽媽喔! 曉雲就這樣一直輕聲的跟正在睡夢中的雅比斯說話,有時曉雲也看著雅比斯的臉龐,看看雅比斯像不像她,還是像那一位曾經光顧她的客人,就在曉雲一面跟雅比斯說話,也一面看著雅比斯的臉孔時,突然之間有一個嬰孩的哭聲響起,原來是隔壁房間佩琴的嬰孩正在哇哇大哭呢!於是曉雲就停止對雅比斯說話,她起身到隔壁佩琴的房間關心那個孩子的狀況,因為佩琴是一個很粗魯的女性,曉雲深怕佩琴的粗魯會傷到那個正在哇哇大哭的嬰孩........ 曉雲:摳、摳、摳,佩琴,我是曉雲,妳需要幫忙嗎? 佩琴:(這時佩琴大聲的說)不用啦,我自己可以搞定他啦。 這時候,佩琴的嬰兒哭的更大聲了 曉雲:佩琴,沒關係啦,我來幫妳安撫妳的孩子,好不好? 佩琴:(帶著瞧不起的口吻說)就跟妳說不用,妳不要那麼雞婆,好不好!妳    帶好妳自己的孩子就好,我的孩子我自己帶。 曉雲一聽,知道她再多說也無法改變佩琴的說法,於是就回了佩琴一聲 曉雲:喔!好啦,那需要幫忙要說一聲喔。 就這樣,曉雲又回到她的房間裡,躺在雅比斯的旁邊,但是她卻多了一份擔心,她擔心雅比斯會因著佩琴孩子的哭聲而醒來,也擔心佩琴的粗魯會傷了她自己的孩子。但是,曉雲擔心歸擔心,因為她了解佩琴的個性,若是越想要替她安撫她的孩子,可能會遭致佩琴情緒化反應的暴發,所以她不強求佩琴讓她來安撫佩琴的孩子。就在佩琴孩子的哭鬧之間,曉雲突然嘆了一口氣,是為了孩子的哭鬧而嘆氣呢?不是,曉雲她嘆氣的理由其實是因為她回想起了她與佩琴的遭遇,就是從小到大一同在煙花巷求生存的宿命,以及如今卻在幾乎相同的時期生了一個孩子卻沒有依靠的生活而嘆氣。過了不久,佩琴的孩子不再哭鬧了,而曉雲看著她心愛的孩子雅比斯也還是不動聲色的沉睡著,於是也決定好好的休息,因為她知道她也必須休息好去面對明天一天的工作。不過在休息之前,曉雲向上帝祈禱,她祈求上帝讓她能擁有另一份工作,而這一份工作能夠養活她和雅比斯,這是因為曉雲思考著雅比斯的未來,曉雲知道如果她繼續的待在煙花巷中,深怕有一天雅比斯會因著他母親的工作而受到污辱,而這個工作也會影響著雅比斯的未來,於是曉雲就在跟上帝祈求之後帶著盼望躺臥在雅比斯身旁沉睡了。 第二幕 調包    約過了幾個時辰,佩琴感受到身邊有些微的涼觸動了她的肌膚,而這個涼意使她不由自主的起了身的想要找尋那涼意的源發點,就在她起身之時,才突然發現她孩子隨著她的起身卻完全沒有反應,佩琴覺得很奇怪,平時因為佩琴的起身動作大,每一次的起身都會引起小孩身體或大或小的蠕動反應,可是這一次卻是一丁點的反應都沒有,於是佩琴抱起她的孩子一看,孩子的臉像是經過掙扎般的難看,她驚覺到孩子被她悶死了,原來使佩琴不舒服的涼意,是由她的孩子所傳給她的。佩琴在發覺孩子死了之後,就馬上將孩子放在床上,而佩琴的心中開始有不安在漫延著,於是她在床衍邊來回踱步,她一面想著要如何來處理這個嬰孩的屍體,一面的也擔心別人如果知道是她悶死了她的小孩一定會將她用石頭打死的,佩琴右想想也不是,左想想也不是,最後她決定將這個孩子與曉雲的孩子雅比斯調包,佩琴認為如果將這個孩子換成雅比斯,別人一定會認為是曉雲悶死了她的孩子,而且這個孩子與雅比斯也剛出生沒有多久,曉雲一定還不清楚雅比斯的長相,她也一定會認為她自己悶死了雅比斯。於是,佩琴就抱起了她那已死的孩子隨著輕聲的步伐往曉雲的房間走去,佩琴輕輕的推著曉雲房間的門,同時輕輕的走到曉雲的床邊,也試探性的輕喊著曉雲的名字說: 佩琴:曉雲...曉雲..曉雲。 雖然佩琴輕喊著曉雲的名字,但是因為曉雲睡的太熟了,佩琴的輕喊無法使曉雲產生一點點的反應,這時候佩琴認為機會來了,於是輕快步的靠近雅比斯,她右手馬上抱起雅比斯,左手馬上放下她那已死的孩子,並且不加以逗留的輕步離開曉雲的房間而回到自己的房間,當佩琴回到房間後,就輕輕的笑了一聲,因為她覺得曉雲當了自己的替死鬼,她知道當曉雲起床時一定會大震驚的,佩琴一想到如此,就又笑了一聲。隨後,佩琴看了雅比斯一眼,心想,這個孩子還真能睡啊!我這樣抱著他,居然還可以睡的那麼安穩,也多虧了你,我才可以將你和我那已死的孩子調包。佩琴看著雅比斯許久,彷彿開始流露出一個母親該有的母愛,她想著既然雅比斯睡的那個熟,那就讓他好好的睡吧,而我也該休息了,於是佩琴將雅比斯輕放在她的床上,而她也上床準備休息,只不過這一次她不再太靠近孩子,因為她深怕因為她的粗魯而使雅比斯被悶死。 第三幕 強奪    不知不覺的早晨已悄然來到,而曉雲也經過了一夜的休息之後,就起身伸了個懶腰,心想著該為雅比斯餵乳了,於是就靠近雅比斯的身旁將他抱起來,可是就在曉雲將雅比斯抱起來時,她突然大叫一聲說: 曉雲:呀!雅比斯,我親愛的孩子,你怎麼了,快呼吸,快呼吸...快。 這個叫聲是因為曉雲驚見著雅比斯的臉都聚在一起,就好像是經過掙扎般,但是這個掙扎彷彿是因為窒息而造成的一個結果。所以曉雲她大叫,因為孩子死了,不過這個叫聲也將隔壁房的佩琴吵醒了,但是佩琴聽到這個叫聲卻沒有任何的反應,因為她早知道曉雲會在早晨時發現她身旁的孩子已被悶死,而孩子的死會使曉雲產生驚叫。不過彷彿知道一切的佩琴也不是全然沒有反應,她還是有一些反應,只是這個反應是冷笑。然而,心痛的曉雲看著她懷中的孩子,眼淚不斷的暴流,同時她也不斷的搖動這已死的孩子,因為她盼望藉著搖動能使孩子的呼吸恢復,只是無論曉雲如何的搖動,總是無法使她懷中的孩子恢復呼吸,於是她跪了下來向上帝祈禱,她心想全能又憐憫的上帝能幫她,於是她說: 曉雲:以色列的上帝,祢滿有慈愛憐憫,祢又全能,祢知道我需要這個孩子,    這個孩子已成為我生活的依靠,上帝,我不求祢為我的人生申冤,但現    在我只求祢使我懷中的孩子恢復他的知覺。上帝,求祢聽我的祈求,我    的祈求。(曉雲的禱告伴隨著她心碎的眼淚) 曉雲就這樣向上帝祈求,而這個祈求伴隨著她的眼淚,但是就在她不停的祈禱許久,她又再一次的看著她懷中的孩子,卻還是令她失望,因為孩子還是沒有任何的反應,不過就在她再一次的觀看她孩子的臉時,她突然發現她所抱的這個已死嬰孩不是雅比斯,他的樣子比較像是佩琴的孩子,於是她仔細的再看一次,她確定了一件事,即這個已死的孩子不是雅比斯,而是佩琴的孩子,於是她抱著這個已死的孩子往佩琴的房間走去,雖然對於這個孩子的死她也覺得難過,不過她更擔心雅比斯的下落及安危。 曉雲:摳、摳、摳,佩琴,妳的孩子怎麼會在我的床上呢?而他也沒有了呼吸    ,妳知道嗎?是不是妳將孩子放在我的床上的,那雅比斯是不是在妳那    裡?快,快,出來看一下。 佩琴:做甚麼啦?一大清早的,喊叫什麼啊!(佩琴一面說話,一面朝著她的    房門前去,她開了她的房門面對著曉雲,她對她說) 佩琴:曉雲呀!話可不要亂說呀!什麼叫做我將我的孩子放在妳的床上啊,我    的孩子還在我的床上安然的睡覺呢! 佩琴說了這話,臉就朝著曉雲所抱的孩子看了一下,之後就開始帶著不屑的語氣跟曉雲說: 佩琴:唉喔!曉雲呀!妳完了,妳悶死了自己的孩子,我看啊!妳準備被人用    石頭打死吧! 曉雲一聽,就更加的難過,因為她知道她所抱的這個已死孩子,的確不是雅比斯,於是她帶著眼淚跟佩琴說: 曉雲:佩琴,我們都是好姐妺,我們從小到大都在一起生活,所有的苦我們都    曾一起面對過,但是我確定我所抱的這個孩子不是我的孩子,他是妳的    孩子,請妳將雅比斯還給我,他是我的生命的全部。 佩琴聽後就開始火大,她說: 佩琴:曉雲,就跟妳說我的孩子在我的床上安然的睡著呢!不要亂栽贓我說我    將我那已死的孩子放在妳的床上,好像是說,我把悶死的孩子放在妳那    裡,而將雅比斯帶到我的房間來。 曉雲:我沒有這個意思,但是這個孩子的確是妳的,不管,我一定要看那個在    妳床上的嬰孩,看是不是雅比斯。 於是曉雲就強迫進入佩琴的房間,雖然佩琴幾次阻擋曉雲進入,但是佩琴因著想確定她所說的,她就不管佩琴的阻擋,她進到佩琴的房間,並且靠近雅比斯的身邊,她看到雅比斯的臉就確定了她所說的,就在此時,雅比斯突然哭泣,而這個哭聲使得曉雲更加的心碎,不過也就在此時,佩琴拉著曉雲的手,並將她拉到房門外,且將房門關上,同時在房間內對著房外的曉雲說: 佩琴:曉雲,妳就不要再亂來了,不然我一旦情緒來了,可能這個在哭泣的孩    子會被我打也說不定。 曉雲聽著雅比斯的哭泣聲,心頭很想再衝進佩琴的房間將雅比斯奪回,只是她又害怕佩琴會對雅比斯不測,於是就回了佩琴一句: 曉雲:佩琴,請妳好好照顧雅比斯。 曉雲說完,就帶著佩琴的孩子到了媒媽媽的家,曉雲將這一切都跟媒媽媽說了 ,而媒媽媽安慰曉雲之餘,也告訴曉雲說: 媒媽媽:我可憐的曉雲啊!我真替妳一生的遭遇感到難過,不過我相信我們所     相信的上帝一定會幫助妳拿回妳的孩子雅比斯的,不然的話上帝就真     的對妳太不公平了。 曉雲:我也想拿回雅比斯啊!可是妳知道佩琴的脾氣,我害怕我強烈的要求拿    回雅比斯時,佩琴會傷害雅比斯..要是雅比斯發生什麼不測,我也不    想活了。 媒媽媽:我知道妳的顧慮,但是我知道有一個方法一定可以行的通。 曉雲:那是什麼方法? 媒媽媽:我們的國家的王所羅門是一個很有智慧的能人,他一定能為妳判別出     誰才是雅比斯的親生母親的。 曉雲:真的能嗎? 媒媽媽:絕對可以,因為我們所信仰的上帝與我們的王同在。 曉雲:如果真的可以,那就按照妳所說的來行吧! 媒媽媽:好的,不過現在我們必須來處理這個佩琴的孩子,我們必須給予他一     個該有的埋葬式,因為這是我們該做的,好嗎? 曉雲:這是一定的,那我們來處理吧! 就這樣曉雲和媒媽媽完成了佩琴孩子的埋葬式,隨後就一同往王的居所來請求王為她們主持正義,而王在得之這個消息後,就馬上命令隨從與曉雲一起到她們的家中將佩琴與雅比斯帶到國家的審判廳,因為王要來為她們判斷這事。 第四幕 智慧的判斷 王的隨從聽從王的命令,而佩琴也怕違背王的命令,於是就帶著雅比斯一同前往審判廳。不過,在前往審判廳的路上,佩琴卻一直用邪惡的眼神瞪著曉雲,但是曉雲卻不管佩琴的眼神,不過曉雲不斷的流淚,只是這個淚水是因為她聽見雅比斯哭泣的聲音,雅比斯一聲聲的哭泣傳到曉雲的心裡成為了一陣陣的刺痛,而這刺痛卻也連帶的使曉雲的淚水不由自得的流下。這一條往審判廳的路上,對曉雲來說是一條痛苦煎熬的路,因為她看到雅比斯卻不能抱著他,而且雅比斯一聲聲的哭泣聲,成為了曉雲心痛的源由,雖然如此,曉雲還是強忍著悲苦,雖然一路上她的眼淚也還是不斷的流出,但是最後還是到達了審判廳, 而當她們到達審判廳後,審判廳的衛兵命令她們站好位置,好等待王的來臨 。莫約過了半刻鐘,王到達了,於是王開始說話。 所羅門王:今天我就要再次的施行智慧的判斷,我相信這個判斷是從上帝而來      的。 審判廳的所有侍衛兵:願上帝的靈與王同在。 就在這時,所羅門就開始聽申冤者的告白,於是他先請曉雲先陳訴她的案情。 曉雲:我們的王啊!我與我隔壁的這位女子佩琴是同住在一個屋舍中,而我們    都在幾乎相同的一個時期生了個孩子,只是在一個夜裡,她不小心將她    自己的孩子悶死了,於是她趁著半夜來到我的房間將我的孩子調包,而    當我早晨醒準備餵奶給我的孩子時,發現他已經死了,但是當我仔細的    看時,才發現這是她的孩子,不是我的孩子,而我的孩子她現在正在抱    著呢! 佩琴聽曉雲的陳訴,就不屑的說: 佩琴:我的王啊!不要聽她胡說八道,死的是她的孩子,不是我的,我的孩子    現在我正抱著呢! 曉雲一聽,就心頭一震,又反駁說: 曉雲:王啊!她說的不是實情,她抱的確是我的孩子,請王明查秋毫。 佩琴:這是我的孩子,不是她的,是我的。 曉雲和佩琴就在王的面前都不肯退讓的說著,現在所存留的孩子是她們自己的,不過王在沉思之後,就命令侍衛兵,將雅比斯帶到他的面前,王看著雅比斯心頭就在想,這兩位女子都說這孩子是她自己的,但那死的是誰的呢?王思考之後就說: 所羅門王:這兩個女子都說孩子是她的,好吧! 所羅門王命令著侍衛 所羅門王:拿一把刀來,將這個孩子分成兩半,一半給這位女子,另一半給這      一位女子。 曉雲一聽就大聲哭泣,同時曉雲的心中湧起了對雅比斯的愛憐,她為了保全雅比斯的生命,於是就對王說: 曉雲:我們的王啊!求你不要如此對待這孩子,請你將這孩子交給佩琴吧! 佩琴一聽王的處理,且又聽到曉雲的決定後,卻開口向王說: 佩琴:王啊!不必給我了,也不用給曉雲,將這孩子分成兩半吧!這樣比較公    平。 曉雲一聽佩琴的言語更發聲大哭了,她哭求著王不要如此對待雅比斯,只是王在聽完她們兩的決定之後,就大聲的命令侍衛: 所羅門王:你們將刀收起來,而這個小嬰孩交給這一位哭求著我不要用刀將小      嬰孩劈成兩半的女子,因為她表現出了一個母親的慈愛,她是小嬰      孩的真母親。而另外這個女子,將她帶出去用石頭打死,因為她不      但將她的孩子悶死,還將別人的孩子佔為己有。   曉雲在聽完王的判決之後,突然驚喜般的嚇呆了,而這種嚇呆狀況就在雅比斯回到她的懷抱裡後就漸漸消失,因為雅比斯身體的溫度,溫暖了曉雲的心,但是被判決要用石頭打死的佩琴,卻還是大聲的吆喝說著這個判決不公,只是吆喝歸吆喝,所羅王的判決是不收回的,於是雅比斯就這樣回到曉雲的身邊。    這個判決過後,所羅王門為曉雲預備了一個新工作,這個新工作是成為所羅門王孩子的保姆,這是因為所羅王相信憑著曉雲的母愛,一定可以勝任這個工作的。 第五幕 改變    待在皇官裡成為所羅門王孩子的保母,曉雲生活的很感恩,她感謝著所羅門王的智慧判斷,使雅比斯回到了她的身邊,更感謝上帝聽到了她的祈禱,不但讓她離開了在煙花巷的日子,也擁有了一份新工作,當然更重要的是上帝改變了她的生活,她現在所擁有的生活不再是一個絕望的生活,而是日日都有希望的生活,尤其是雅比斯天天都陪在曉雲的身邊,這種日日希望的感覺更是使她的心滿足。                              (全文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